当代老年杂志社欢迎您! 账号: 密码:

最新博文返回首页

菜根开花

发布时间:2016/06/08   来源:本站   点击:905次

    小时候的冬天,常去乡下的祖母家。在祖母的南窗台上,常有一个浅浅的小瓷碟,碟里的白菜根,高2厘米左右,清水漫腰。起初我不明白。祖母说:你慢慢看,白菜根也会开花的。我有些惊讶。
    也就几天,白菜根旁露出了极细小的芽孢,颜色嫩黄。后来慢慢舒展,看见了皱皱的叶子,颜色浅绿。又长高高的茎,茎上又开黄花,花有拇指肚那般大。但灿烂,一派热闹。我想,天若不冷,一定会有蝴蝶和蜜蜂飞奔而来。
    后来,又看见祖母把大红袍萝卜和胡萝卜切了顶,一样地放在盛了水的碟子里。漫漫冬季,祖母家的南窗台上就有了很多绿色,很多各色花朵,煞是好看。记得萝卜开花是白里透着淡紫,一朵花有几小瓣,婀娜的样子。胡萝卜花是一丛丛,在柱头上,细密,淡绿,像张开的小伞。我常去嗅这些花的味道,味极淡,若有若无。但胡萝卜的叶子是清香的。祖母常拿了它们的叶子,撒上一点盐,做咸菜佐饭吃。

    慢慢长大,我又看见很多水培植物。母亲曾把略有发芽的蒜头,放在大一点的印着兰花的平底盘子里,少放一点水。不几日,蒜瓣就吐了新芽,颜色淡黄,慢慢长高就一片碧绿了,我总舍不得吃,把它们看成了一个美丽的盆景。后来,结了婚,爱人也时常水培蒜苗还有小洋葱,一茬茬地割,在严冬,在初春,味道极好。但终没有切了白菜或萝卜的根放到小浅碟里,几十年再没看见那些淡雅的花了。
    如今,傍晚,伏在案上读书。窗外寒风吼窗,大雪扑门。看着案头,是少了一株植物,更少了一朵淡雅的花,就想起祖母南窗台上菜根开出的花了。翻几页书,想起一句古语:布衣暖,菜根香,诗书滋味长。也非矫情,日子还是旧时有味,还是那些老字有光。于是抬头对爱人说:晚上咱就炒白菜木耳,焖二米饭,记着白菜根留着。他疑惑,我说:用白菜根养两朵花给你看。

 

网友评论


发表评论

 

联系电话:(027)87831560  、87233013、87233039(传真)   办公地址:武汉市武昌水果湖洪山侧路10号(湖北省委老干部局办公楼二楼)

最佳浏览效果: IE8.0,Copyright 2012-2013© 当代老年杂志社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