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代老年杂志社欢迎您! 账号: 密码:

悠悠岁月 | 史海钩沉 | 人物春秋 | 文史大观返回首页

名人与书的精彩故事

发布时间:2018/03/05   来源:本站   点击:518次

名人与书的精彩故事

周洪林

    苏东坡“探书”—— 苏东坡学识渊博,他有一种“各个击破”的读书法。他认为一本书每读一遍,只要理解和消化一个问题就行了;一遍又一遍地读,就能达到事事精通。一本书的内容是很丰富的,而人的精力有限,不可能一下子全部吸收,只能集中注意力了解某一个方面。比如想探究历代兴亡治乱的原因,那么就从这个角度去读;要探究史实典故,就换另一个角度,再读一遍。用这样的方法读书之后,各个方面都经得起考验。
    朱彝尊“晒书”——清文学家朱彝尊,通经史,能诗词古文,著有《经义考》《曝书亭集》等,编有《词综》《明诗综》等。一天,他躺在荷花池边,袒胸露肚地晒太阳,恰被微服私访的康熙皇帝碰见。问其原委,朱叹道:“我一肚皮书派不上用场,快发霉了,晒晒太阳,免得霉烂。”康熙回京后,召其面试,见他满腹经纶,便当场封了官。后来,人们在那荷花池旁筑了个“晒书亭”,朱彝尊晒书的故事从此传开了。

    袁枚“吃书”——清代诗人袁枚说:“读书如吃饭,善吃者长精神,不善吃者生痴瘤。”袁枚自然是善吃者。“善吃”就是咀嚼得法,品味有方,取其精华,去其糟粕。
    王夫子“嫁书”——清初著名思想家王夫子,学者称船山先生。他勤恳著述40 年,著书224 卷,代表作有《周易外传》、《尚书引义》等。他的大女儿出嫁时,陪送的嫁妆是一箱书稿。他说:“这是我多年来为女儿操办的嫁妆。”
    鲁迅“惜书”——鲁迅先生从少年时代起就养成了爱护图书的好习惯。每次看书,他总是先洗手,一旦发现书脏了,就小心地把它擦干净;他还学会了钉书、补书的本领,备有一套工具,如发现书有破损,便及时细心整理、修补,使之面貌一新。
    毛泽东“圈书”—— 毛泽东总是挤出时间看书。他的中南海故居,简直是书天书地,到处都是书,床上除躺卧的位置外,也全都被书占领了。晚年虽重病在身,仍不废阅读。毛泽东每阅读一本书,一篇文章,都在重要的地方划上圈、杠、点等各种符号,在书眉和空白的地方写上许多批语。有的还把书、文中精当的地方摘录下来或随时写下读书笔记或心得体会。
    闻一多“醉书”——现代诗人、学者闻一多,著有诗集《红烛》《死水》等。他结婚那一天,亲朋好友纷纷前去贺喜,却久久不见其出来,大家都以为他更衣打扮去了。直到迎亲的花轿快到家门口时,亲友们四处找寻,才在书房里找到他,闻一多仍然穿着旧袍在看书。他家里人说他一看书就会“醉”,醉得把别的事都忘记掉。
    王亚南“绑书”——我国第一个翻译《资本论》的是经济学家王亚南。1933 年他在由红海向欧洲驶去的船上,因遇风浪,大船颠簸得叫人无法站稳,他便请服务员将他绑在椅子上,聚精会神地读起书来。   
    华罗赓“猜书”——华罗赓读书的方法与众不同。他拿到一本书时,首先要对着书思考一会儿,猜想书的布局谋篇,斟酌完毕再打开书。如果作者的思路与自己猜想的一致,他就不读了。如果不一致,他则要认真地读下去。华罗赓这种“猜读法”,不仅节省了读书的时间,而且培养了自己的思维和想像能力。

 

 

联系电话:(027)87831560  、87233013、87233039(传真)   办公地址:武汉市武昌水果湖洪山侧路10号(湖北省委老干部局办公楼二楼)

最佳浏览效果: IE8.0,Copyright 2012-2013© 当代老年杂志社版权所有